无标题文档
客服电话:400-666-0033  |   | 
江南愤青:我为什么投资越南
银多网    |   0   1   07-25 12:48

  去年六月份我写了一篇文字提到P2P基本寿终正寝(江南愤青:电商模式的P2P今年必然寿终正寝),然后觉得资本危机很快会出现,冬天来了,创业者且行且珍惜的文字。写完后觉得冬天来了,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?就是休息,所以我就离开中国,走全球走了三十几个国家,回国的时候感觉自己挺英明的。为什么呢,因为那些留在中国勤勤恳恳努力创业投资的人,发现都死得差不多了。尤其是玩股票的人,基本上都残了。

  很多时候,我总觉得投资也好,创业也好,择时是比择事更重要的事情,时机不好的时候,你越努力越勤奋,一定死得越惨。还不如什么都不做,人这一辈子,吃吃喝喝能花的了几个钱,我玩了一年,最多才花了几十万,但是如果去年去做投资,少说要亏个几百万上千万,学会休息很重要。

  在去年旅行的时候,我想了不少问题,也前后写了几十篇文章,其中有一篇文章就是全球投资机会的思考。当时我在硅谷的时候,走访了几十个互联网公司,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就是美国也不便宜了,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都觉得中国的互联网估值严重不靠谱,一个还没上市的公司的市值都已经比二级市场的估值还高出很多,明显不现实的事情,当时相对比美国还是很便宜的。但是去年到今年来看,美国的忽悠一点也不比中国要低,估值也一点都不低了,本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美国价值洼地还有,现在明显感觉不到一年时间美国也不靠谱了,至少性价比不高了。

  其实,大家来反思下当前的所谓中国L型的未来趋势,我个人感觉跟中国本身其实关系不大,当前重要的问题其实是全球经济来看都呈现出增长乏力的态势,很难找到大的增长性机会,当前的经济危机或者金融危机,发生的概率很高。这种情况下,中国也一样很难独善其身,这个并不是中国独有的,是全球性的问题,这种情况下,要找到盈利性的机会其实难度是很大的。

  大量的资金充斥在国内,到处寻找出口,使得国内竞争更加激烈和恶性。这个是大宏观层面的问题,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寻求解决方案,短期来看难度很大,所以我一直觉得所谓的去杠杆,去产能,或者供给侧改革也好,都是美好的设想,行动中,将会是巨大的痛苦和煎熬,还要伴随着一系列实体企业和非实体企业的死亡,包括大量的既有财富阶层的利益重新再分配,这个是痛苦的过程,非常的现实。

  所以,在全球大的机会没有的情况下,一般最好的办法其实是休息,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寻找一些小机会,所以,学会全球范围内思考方向,寻找机会,就成为了我去年一个很重要的命题,我去年开始觉得东南亚存在一些小的机会,我自己也在东南亚呆了挺长一段时间,居住在非常破旧的公寓楼里,希望更加接近普通民众的生活圈子,学习他们的思维模式,看他们所在的国家。下面是我自己的一些简单思考,因为今天会议时间较短,所以我就讲个大概。

  北美洲来看,美国虽然全球还是最重要的发动机,但是由于一方面本身已经处于顶部,道指创出新高,大量资金回流美国,同事包括中国在内的资金也大量不计成本的流入美国,严重推高了美国的投资泡沫,虽然还有一定上涨空间,但是性价比其实已经不高了,前面简单说了美国的估值泡沫也很严重,但是美国政治稳定,社会虽然有一些小摩擦,但是总体还是全球最为安全的避风港,这个角度来看,资金求稳定收益配置,其实美国还是有一些机会,但是从高收益角度来看,美国机会显然不具备吸引力了。

  南美洲则一直处于动荡期,阿根廷,巴西曾经的金砖四国目前都政局紊乱,短期内很难走出困境,而且这几个国家都是严重劳工保护过度,政府上台承诺了大量的不切实际的约定,让这个国家基本陷入民粹政治的境地,非常的麻烦,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,尤其是巴西。一堆腐败的政客指责一个可能并不腐败的总统腐败,非常的搞笑。远离南美是必须的,我住在巴西的一个小公寓里的时候,从二楼窗户里看到彻夜的打砸抢,非常的让人感慨。我第一觉得要离开,第二感觉中国还是非常的不容易。一个稳定的治安是一个国家往前走的必然保障。

  巴西的核心问题其实还是结构失衡,利益分化,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。

  另外,欧洲也非常的麻烦,全面穆斯林化使得这个地区注定陷入很长时间的不安全阶段,欧洲是属于典型吃饱了撑的开始圣母心泛滥。过去几十年经历了和平太久,忧患意识的丧失,加上高福利待遇的存在,使得欧洲失去了目标,不知道往哪里去。另外关键问题是欧盟成员之间严重发展不均衡,估计很快还有更多欧盟成员之间的矛盾出现。

  我在北大百年讲堂演讲的时候就说,英国脱欧一定会成功,欧盟可能还会解体,解体的根本性原因就是不对等的经济发展,而且欧盟本身很大程度上是政治的产物并非经济的产物,尤其后期扩大成员国的时候,那就是赤裸裸的政治意图主导。这种依赖博弈产生的物种很难适应未来一段时间的各种激烈对抗,既然是政治产物,必然注定欧盟的效率过低,谈判地位的不对等,都是未来不确定性的根本。

  一个不稳定的政治结构下,谈经济发展本身就是很扯淡的事情。

  从欧盟成立以来到现在的实践都证明欧盟成立之后,欧洲面临的更多的是是衰退,而不是大发展,使得民众无法产生信心。在一有危机的时候容易出现不妨就换个方式试试看的错觉,这个其实是人性,而且民众长期安稳,缺乏忧患意识,容易出傻逼民众,喜欢把不可逆的政治当成儿戏。这种情况,欧洲短期内逆转基本可能。资本必然会寻求新兴领域。

  澳洲体量太小,不用看了。南极洲没人会去,非洲交易成本太高,剩下就是亚洲。亚洲里西亚打架,没人去。东亚已经是过了发展最高峰的时期,平稳下滑区间。剩下其实就是东南亚了。东南亚里我最看好的是印度、印尼和越南,都是人口红利很明显,政治结构稳定,这几年年发展也很不错的国家。

  但是,从直观来看,印度十二亿人口,有十亿没把自己当人看,天生认为活该做贫民,这种国家缺乏欲望,哪怕会有一段高速发展期,也很难维持多久。印尼穆斯林人口太多,整个国家一亿多穆斯林,缺乏稳定结构,虽然都是温和派,但是谁知道温和多久。另外效率过低,穆斯林假日和约束都很多,导致实际交易成本也很高。

  所以,我个人更看好的是越南。核心是越南依赖大陆,承接了大量的中国制造业产能,本来由于越南缺乏配套行业,使得对大陆竞争优势不明显,但是随着中国社保法案等推出,不断的推高了大陆的劳动力成本,以及过去几十年财富积累,使得大量年轻就业者的就业强度和效率都无法得到保证,最终结果就是劳动力成本高到制造业无法承受的水平,这部分产能转移最明显的区域就是越南,一些相对低端,对人口依赖的产业基本实现产业转移,越南人口相对年轻,平均年龄在三十岁左右,这个国家的信仰跟大陆很接近,也是半无神论信仰者,就是说,信是信佛的,但是也没太当回事,佛教对信徒的约束度相对较低,使得越南很像大陆八九十年代,目前也处于一种狂热的一切向钱看的年代,这种年代表现出来的就是对钱的渴望和欲望,而我个人感觉。

  一个从赚钱和发展角度来看,一个国家的年轻人如果不爱钱,那么基本就不会发展,刺激一个经济体向上还是要有一批努力赚钱的年轻人和企业家,爱钱本身并没有错,不用太道德层面指责。

  去过越南河内的都知道,出租者被宰客十倍以上是比比皆是,胡志明更是如此,这种情况下的越南呈现出的投资机会还是可预期的,另外东南亚军事强国里越南当之无愧,他自认为亚洲第一陆军强国,想想也是,打过法国、美国和中国,这样的国家有点可怕,所以也相对稳定的政局。军事实力保障很重要。

  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就是中越关系,从投资角度来看,这个因素会是比较大的麻烦,很难具体判断。所以越南虽然有机会,但是只能是小机会。从当前的全球经济格局来看,资产配置越来越成为主流模式,大钱应该配置在中美这样的国家,相对稳定,而小钱则要配置在新兴发达国家,这样才能寻求高爆发机会。越南这样的国家,无法承受大的资金,体量太小。

  越南总共的二级市场八百多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不到3000亿人民币,一天的资金成交量不足十亿,这样的市场,要容纳大的体量是不容易的,但是配置点小钱,还是非常具备想象空间的,所以符合我说我的有些小机会的认定。

  作为个人投资来说会是很不错的选择,关键到越南也挺方便,随时可以去。总体的成本也不高。

  所以,我们在越南入股了券商,落地了江南1535之后的下一步将是在越南设立资产管理公司,联合第一海外,大越金控、弘哲财富在越南发行设立基金,帮助全球资金在越南进行更好的配置越南市场。目前越南市场在我们进入之后,很蹊跷的走出了六年来的新高,趋势性机会我个人感觉基本形成,我自己也相信,聚秀资本和江南1535落地越南,相信将会有不少收获。